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光明觉照网 网易博客

欢迎访问 http://www.gmjz8.com

 
 
 

日志

 
 

真的只有人命关天吗?.  

2014-05-08 13:00:00|  分类: 我的兄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猩猩可可的眼泪】

人类会为他们的宠物感到悲伤,这一点是确定的。我的许多会众都曾在他们的动物友伴去世时,来找我辅导并寻求慰藉。失去心爱的狗儿或猫咪,会让人陷入沮丧忧郁及伤心悲痛之中,这是相当自然的事。但是当我第一次听到关于大猩猩可可的故事时,却感到万分的震惊:这只母猩猩为了她的宠物小猫,陷入了极度哀伤的深渊。可可的故事让我确信,动物也和人一样,对生命的结束有着强烈的感受。

可可是一只低地母猩猩,她是世界上进行得最久的大猩猩语言研究对象,以她作为研究主角已超过二十年之久。可可不会讲话,但却能用美国手语(Ameslan)与人沟通。她的老师是来自加州大猩猩基金会(California Gorilla Foundation)的法兰辛·佩妮·帕特森博(Francine“Penny”Patterson),通过她的协助,可可学会了超过五百个字。利用这些字,可可告诉佩妮,自己想要一只小猫当作生日礼物——事实上,她只是将两根手指画过自己的脸颊代表胡须,就这样比画出了“猫”这个字。

于是,有一天,三只小猫被带到了加州伍德塞(Woodside)的一个乡村庭院中,那是可可居住的地方。这些小猫一出生就被母亲抛弃,由一只活泼的狗充当养母,并在他们出生的头一个月里哺育他们。可可以大猩猩独有的温柔动作轻轻抚摸他们,然后选了其中一只当作她的宠物。那是一只灰色皮毛、没有尾巴的小猫,可可为他取名为“球球”。

图片 
 
可可非常喜爱她的新朋友球球,常常会闻闻它或是温柔地摸摸它。她会用双手将球球环抱在怀中,并且试着要给它喂奶,仿佛它是只小猩猩一样。不过,可可很惊讶小猫会咬她,每当球球咬她的手指时,她便会比画出“脏脏”或“马桶”的手势,这通常是她用来表示“不可以”的方式。虽然如此,可可还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用手势教会了这只小猫来帮她搔痒,这是大猩猩最喜欢的游戏之一。

“可可好像认为猫能做到大部分她能做到的事。”佩妮说。

“软——好——猫”可可经常这么说。

没有想到,在某一天夜里,球球逃出了大猩猩基金会,意外地被一辆车撞死了。当可可得知这件意外事故之初,表现得仿佛她没听到或是无法了解似的,但是几分钟后,我们听到可可的啜泣声,她开始以一种高音呜咽着。在失去小猫后的一个星期里,每当有关猫咪的任何事物出现时,可可便会哭泣。从那以后,只要有人提到那只猫咪,可可就会比画出“伤心——皱眉”和“睡觉——猫咪”来作为回应。

 
图片
 
这只大猩猩显然非常想念她的猫咪朋友,但是她对发生的事情究竟了解多少呢?幸好这可以直接问可可。于是,大猩猩基金会的一位工作人员玛琳·希恩(Maureen Sheehan),询问了可可对于死亡的看法。

“大猩猩死亡后会到哪里呢?”玛琳问道。

“舒服——洞穴——再见”可可回答,并且比画出吻别的手势。

“大猩猩何时会死亡呢?”玛琳又问。

这次可可回答的手势是:“困苦——老”

“大猩猩在死亡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是快乐?是悲伤?还是害怕?”

“睡觉!”可可回答。

图片 
 
事实上,大猩猩不仅仅只会哀悼,他们很可能也和人类一样,会仔细深思自身的死亡。而当挚爱的人死去的时候,他们也和丧失亲友的人类一般,会为了那些同样萦绕在我们脑中的疑问而感到困惑且挣扎。

所有的生命都会死亡!这是一个永远不会改变的事实,然而长久以来,我们一直认为只有人类才能了解并觉知这个事实。在哲学家思辩千年的古老议题里,人类是唯一一种动物,会把死亡视为一个理性思维及情感纠葛的“问题”。哲学家厄尼斯特·贝克(Ernest Becker)在他获得普利策奖的作品《否定死亡》(The Denial of Death)一书中指出,人类和所有其他的生物之间被画了一道壁垒分明的区隔界线。他认为其他生物是“活在一个狭隘且窄小的世界里,只能看到现实的一小块碎片。他们体内有某种神经化学方程式,驱使他们跟着鼻子走,并把其他所有事物关在外面”。而人类则是“一种急于学习外界知识,并且对各种经验都乐于打开心胸接受的动物”。
 
 
根据贝克及其他哲学家所言,我们的记忆力以及先见之明,让人类在这世界上拥有了一个崇高却不幸的地位。我们的高等智慧让我们不只能够看到现在,还能在无尽的时间长廊中回顾过去及展望未来。我们可以透过望远镜亲眼看到繁星的诞生,也能经由研究化石来了解大陆板块的漂移和灭绝许久的生物形态。然而,这种崇高的优势也让我们预见了无法避免的死亡,并且开始自问:在这浩瀚且不断变化的宇宙生涯中,我们短暂的生命究竟有什么意义?

图片 
 
人类的生命之所以会在欢乐中带着一丝忧郁,甚至是夹杂着伤痛心酸,也许正是来自于我们对死亡的认知与思考。而根据贝克等哲学家所说:这种自觉,使我们和其他所有的生物有所区隔。我们能认知自己的死亡,因而成为高等的灵性动物。然而,当我们知道最后等着我们的终究是一无所有的死亡时,要往哪里去寻找生命的信仰及生活的力量呢?当我们知道自己的生命原来这么快就会到达终点时,剩下的日子又有什么意义和目的呢?或许我们的答案都各不相同,但是没有人可以忽视这些问题不管,因为它们不仅只是宗教思辩的议题,同时还是身为人类永远无法逃避的部分。
 
 
不过,纵然哲学家言之凿凿,但是,人类难道真的是唯一对死亡有认知的物种吗?事实上,目前已有许多证据显示,在这方面我们并不唯一。

图片 
 
【她被枪射中胸膛】

根据另一项动物研究,我们可以确定,除了大猩猩之外,大象应该也拥有同样的认知。辛西亚·摩丝(Cynthia Moss)是肯尼亚安博塞利大象研究小组(Amboseli Elephant Research Project)的负责人,研究非洲象的生活已经超过十二年。她的研究结果不但打破了流传许久的“大象墓园”神话,同时还显示,这些动物不仅对死亡有某些认知,同时也许还会有悲痛感,甚至可能会举行一些可以被视为葬礼的仪式。

大象在生病或受伤的时候,通常都会聚集在有充沛水源、林木遮阴以及灌木丛浓密的地区。摩丝解释说,像这样的地点通常可能会有大量的象群尸体或遗骨,因此才会出现大象墓园的传说。不过,虽然大象并没有固定的墓园,但他们对死亡很可能具有某种认知与概念。

图片 
 
大象与其他大多数的动物不同,他们能够辨认出自己同类的尸体或骸骨。当一只大象碰见另一只大象的尸体时,会非常好奇且小心地检视这具尸体,他们会用脚和长鼻去摸索,并且不断地去闻气味,感觉头骨及象牙的形状,仿佛是想要辨别出死去的是谁。即使是一副经过阳光曝晒而皮肉腐尽的骸骨,也会引起其他大象的兴趣:象群必定会停下来视察这副骨头,用鼻子翻转这些骸骨,并将它们捡起来带到其他地方,仿佛是试着要为遗骨找到适当的“安息地”。

更令人吃惊的是,象群在面临家族成员死去时所表现出来的种种反应。由于大象的寿命几乎和人类一样长(在被抓到并圈养的大象中,最老的曾经活到71岁),因此他们之间的情感联系十分久。1977年,摩丝所研究的象群家族曾遭到猎人攻击,其中有一只被摩丝命名为蒂纳的十五岁年轻母象,被猎枪射中胸膛,子弹穿过了她的右肺。象群在惊恐慌乱中快速溃散,但是蒂纳的家人却放慢了脚步,并靠过来帮助她。当她嘴里流出鲜血时,家人们全都围绕在她身旁,而当蒂纳在痛苦呻吟中体力不支倒地时,她的母亲泰瑞莎和另一只年长的母象崔斯塔就站在她的两侧,把身体倾向内侧来撑住蒂纳,希望能够让她能够保持站立。遗憾的是,她们的努力并没有任何效果,在一阵强烈的颤抖后,蒂纳还是轰然一声倒在地上死去了。

泰瑞莎和崔斯塔疯狂地想使蒂纳复活,她们不断地用脚轻轻踢她,用象牙顶她,企图让她的身体重新站起来。另一个家人塔鲁拉甚至用鼻子卷起一把草,想要塞入蒂纳的嘴里。最后,蒂纳的母亲泰瑞莎伤心地一直不肯放弃,她用她那强壮的象牙,艰困异常地举起了“女儿”那软弱无力的躯体。突然,就在一声响亮的爆裂声响中,泰瑞莎的象牙因为负重过大而断裂了,只留下锯齿状的象牙残端,以及淌着血的皮肉……

尽管如此,象群仍然拒绝留下尸体,他们开始用象牙在布满岩石的沙土上挖掘,并将泥土洒在蒂纳已无气息的尸体上。还有一些大象走到灌木丛中折取树枝,并拿来覆盖在尸首上。到了夜晚,尸体几乎完全被树枝及尘土所覆盖了。整个夜晚,这个家族的成员都为了去世的蒂纳守夜,一直到黎明来临,他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回到安全的安博塞利野生动物保护区里,而蒂纳的母亲泰瑞莎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图片
 
我经常看到许多人在亲友的丧礼结束之后,仍然守在墓旁舍不得离去。尽管所有的祈祷文都已读完,最后一句祷告也已经说出口了;尽管死者的肉体已回归尘土,灵魂也已托付予上天看管;但死者的家人仍会留在墓地旁,对躺在墓中的亲人说出他们最后的道别话语。也许,大象也和人类一样,非常不愿意跟他们挚爱的人道别。根据摩丝的说法,一只流产的母象,会待在她那死去的宝宝身旁长达四天之久,保护他免于被狮子或其他的食腐动物掠食。她还发现,母象在失去幼象之后,会有好几天都显得毫无生气。此外,一个失去女家长的大象家族,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分裂状态,有时甚至永远都不会复合。从这些表现看来,我们有相对足够的科学论据,来判断大象很可能也跟人类一样,在挚爱的亲人死去时,会感到深刻的震惊与沮丧。

除了摩丝,还有其他的目击者可以为这样的看法作证。舒伯特(D.J. Schubert)是和平工作团的一位志愿者,当他跟着工作团在西非服务期间,变成了一位大象专家,他也曾亲眼见过类似摩丝所说的场景。有一天,他看到一群大象家族的成员,围绕着一只死去的幼象,不断地尝试着想帮助幼象站起来。经过长达数小时徒劳无功的努力后,象群中的长者终于放弃了,他们开始用泥土、青草以及树叶将尸体埋葬起来。之后,这个家族的所有成员并未马上离去,他们仍然围站着,静静地看着那座简单的坟墓,并且慢慢地摆动他们巨大的身体,互相安慰对方。他们把鼻子互相缠绕在一起,并用那敏感的长鼻轻柔地抚触彼此的嘴部,仿佛是用亲吻抚慰对方一般。舒伯特说:“我目睹了大象的葬礼。”这名和平工作团的志愿者当天晚上失眠了,他感到凄凉且孤寂,母象跟她那病恹恹且垂死的孩子彼此间的呼喊声不断萦绕在他脑海中:或许,那群象今晚要比舒伯特更忧伤焦虑。随着夜晚降临,这个失去了一只幼象的家族,大概是要比任何人都更了解什么是宗教家族中的“灵魂的黑夜”。

图片 
 
【心碎的鸣叫】

对于泰瑞莎及可可的遭遇,一方面,我感到非常同情;另一方面,我又因为了解到在面对死亡的思考与疑虑,自己将并不是孤单一人在困惑难受,而感到既痛苦又欣慰。因为可可对“大猩猩死后会到哪里?”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跟你我的答案一样令人心安。不论是人类、猩猩、大象,或其他任何一种生物,没有人能真正预知死亡时究竟会发生什么事,然而,有一件事似乎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在面对生命终结的时候,我们有着相同而原始的情感——一种纠结拉扯而悲伤痛苦的心情。虽然我们是不同的物种,但是人类与其他生物彼此之间的差距,其实并不像我们所想的那么遥远。

知道大猩猩也拥有爱(他们的爱不仅与人类无二,而且还能以他们自有的方式来表达),以及大象也会有脆弱及悲伤的感受,让我感到自己的所知更丰富了,而这些认知提醒了我,属于自己个人的苦恼重担和亲密喜悦的时刻,其实并非那么私密。我们都会流泪,都有爱与感情,这样的体悟告诉我:你、我、蒂纳、球球以及所有生物都是互相紧密联系着的。我们都是这辽阔世界的一部分,而这辽阔的世界并不是一个没有生气或冷酷的地方,而是一个充满苦痛、安慰、疗愈、热情和希望的世界。

图片 
 
在这样的世界里,我们找到了同侪团体彼此了解的慰藉,就如同海伦·凯勒(Helen Keller)所写的:“我们这些丧失亲友的人其实并不孤独,因为我们属于一个世界上最大的伙伴团体,这个团体中的人都曾历经相同的悲伤,因此能够了解我们的痛苦。”现在,我们知道这个丧失亲友的同侪团体,可能比我们原本想象的还要大得多,它的成员可能还包括了猩猩、大象以及其它许多非人类的伙伴,因为它们对生命终结的想法和感觉,很可能与我们非常类似。
 
我有一位住在中美洲的朋友,他经营着一座小农场,并在那儿养了一群牛维持生计。他曾告诉我一个故事:有一天,一群农夫为了一个即兴的庆典,临时决定要烘烤牛肉,于是便宰杀了其中一头小牛。在那之后的几个星期,牛群每天下午都会聚在小牛被宰杀的地点,围成一圈低着头哞哞地叫个不停,直到雨季来临才停止。

图片 
 
这些故事让人们不得不去思考:我们怎么能如此不在意且轻易地夺去另一个生灵的生命?我们如何能不思考其它动物临死前所感受到的痛苦、不理会它的伴侣或子女所感到的心碎,就这样任意地屠杀它们呢?知道动物也和人类一样会感到悲伤与痛苦后,或许能让我们在面对其他的生命时,学着多些慎重,少点冷酷。
 
 
关心动物的悲伤苦痛是许多宗教传统都有的古老戒律,比如说,关于大象会流泪的记载,可以一路追溯到印度最古老的宗教史诗《罗摩衍那》(Ramayana)中,还有“无害”(Ahimsa,即不伤害任何其他生命形式)的教诫,也是印度教流传千年的慈悲哲学。同样的,佛教的信奉者也都会起誓并奉行绝不杀害任何有感觉的生物。至于戒律最严格的耆那教徒,甚至拒绝杀害最微小的微生物。相较之下,西方宗教似乎比较不能理解其他生物的苦境。不过,据说先知穆罕默德(Mohammed)曾经在一次午觉醒来,发现一只病恹恹的小猫睡在他的斗篷边时,他小心翼翼地将斗篷切断,以免自己起身时打扰到这可怜兮兮的小家伙。而在《希伯来圣经》之中,也有许多应关怀动物的告诫,例如,在“申命记”(Peuteronomy)所记载的律法中,便禁止使用挽具将公牛及驴子套在一起,因为“硬要弱者赶上强者的速度,将会使弱者受苦”。另外,在《新约圣经》中,使徒保罗也曾以典型的寓言故事告诉我们,在苦难及死亡的重担下,“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痛苦的呻吟”。或许,如果我们认真去倾听,就能听到动物的呻吟声,正乞求着人类的怜悯慈悲及宽容对待。

图片 
 
人类与其他所有的动物,可以说是被爱与苦束缚在一起的亲密伙伴。我们都会有离开这世界的一天,任何生命都无法逃离死亡的命运。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选择以“关爱彼此”来让离别之苦稍稍释解?
 
我忍不住地想要去追问:真的只有人命关天吗?

文章节选自:《The Souls of Animals》Gary Kowalski;
配图设计为光明觉照网小编原创,素材取自网络,原作者可联系我们.

【每日一条红围脖】光明觉照网.微博精选
图片 


+最新QQ:1281342020  【缘起】 

t小牛: 只说给光明觉照网听  
 

光明觉照网微信公众平台,每日持续更新中。真的只有人命关天吗?. - 光明觉照网 - 光明觉照网 网易博客 
打开微信搜索【gmjz8com】或【光明觉照网】一起光明觉照吧! 

欢迎进入
〖光明觉照网腾讯认证空间〗(QQ:874058678)浏览同类精彩文章

每个人都可以停止这场杀戮!【系列三】
生死关头 动物的情感震撼人心
在所有的生命中,人类是不懂事的孩子
一头二战老牛的生命传奇
其实,我曾是你爱的人
海浪,请把我埋葬!
人而不如鸟乎!
【一份重量级演讲词】动物必须从菜单上撤下来 
【收藏】过年要带孩子一起看的14部电影
假如动物能说话(震撼视频)

欢迎进入【光明觉照网网站(www.gmjz8.com)浏览其他主题站精彩文章:

【亲子教育】你们是A+父母吗?
【修心养性】点滴小事见功夫!——辞职的助理与高升的护士
【哲理故事】月亮在看着你呢
【我的兄弟】浑身颤抖,数万蓝狐被屠杀,这人间地狱!
【佛光初照】到家了也能证果
【诸善奉行】老和尚的胸怀
【菩提树下】水果师”“伏虎师”“一代宗师
【命运探秘】为何行善三十年却家门不幸?
【素食烹饪】全素年夜饭【甲午马年.第六桌】元宵
【安全常识】洛杉矶,从此雾霾五十年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